环球社论评论:为什么特朗普在从叙利亚撤军时不害怕建立派系?王牌|机构|撤军

发布日期:2019-03-05

    原名:面对敢于撕毁宪法派系的特朗普,中国该怎么办?中国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,避免成为其人格在国际舞台上的头号目标。特朗普总统继续执行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。他要求国防部长马蒂斯(Matisse)在1月1日早些时候离开,继续发送Twitter为他的政策辩护。马蒂斯反对这一决定,并计划在明年2月完成辞职移交程序。在他的一条推特中,他写道,改变其他国家的政权不应该是美国的工作。在最近的一篇评论中,《华盛顿邮报》抨击特朗普为“流氓总统”,并说共和党和政府都未能为他辩护,法院、公众舆论和更广泛的公民社会现在是约束他的最后防线。《纽约时报》还说,现在每天都有“特朗普战争”,特朗普可能会“即将失去控制”。美国似乎正处于传统政治价值观的深刻而混乱的崩溃,以及通过竞争对新价值观的重大调整之中。社会底层的不满情绪高涨,不能用传统的政治手段去理清和缓解,但它们也形成了一支支持打破现状的运动力量,使特朗普能够面对当权派,不断做出令后者震惊的决定。试图从传统逻辑中理解特朗普的思想是不会成功的。他只是想发展经济,不再关注地缘政治吗?但他大规模增加军事开支,组建了一支太空部队,比前任总统更加强调核武库的重要性。他不再依赖美国的联盟体系了吗?他更有可能利用联盟体系实现“美国再一次的伟大”,包括从输血到从盟国那里赚更多的钱。以美国为首的美国体制和国际体制的全面改革是费时费力的,难以推进。因此,特朗普直接做了他能做的事,并且通过行动促进了变革。其中一些行动与制度主义者的想法相呼应,并得到了支持,比如对华贸易战。他的一些观点与制度主义者截然不同,他遭到了强烈的抵制,比如从叙利亚撤军。特朗普的影响是强大的,其背后是白人下层阶级的愤怒和其他民粹主义能量。但特朗普的执政逻辑在理论上还远未自明,其执政方向也不确定。在他第一任总统任期两年后,美国总统将把重点放在连任上,尤其是特朗普总统,因为他连任将得到更弱的制度惯性支持,他需要不断加强与选民的直接情感联系。特朗普因从叙利亚撤军而受到批评,但他利用这一行动来重述自己与前任机构主席的明显分歧。沿着美墨边界修建隔离墙导致政府关闭,这也是特朗普总统强调自己是“美国人民的总统”的一种方式。普通美国人关心他们的福利,反对更多的移民,厌倦中东事务。这些是特朗普敢于赌博的流行支点。由于特朗普鲜明的个性、强烈的民间支持以及制度性阻力的强烈原因,特朗普总统与美国制度之间的冲突在未来两年可能会加剧,从而“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”。在与这样一位美国总统打交道时,中国应该注重稳健。中国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,避免成为其人格在国际舞台上的头号目标。现在美国政治中有许多燃烧着的火焰,而且将来可能出现更多的火焰。中国应该坚决防止把那些大火的能量引向中美关系。只要中美不搞真正的冷战,遏制中国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坐标,中美关系就注定要高度复杂,华盛顿就不能以压倒一切的目标来推动处理与中国的各种事务。这应该是我们的基本判断。在此基础上,我们应该努力扩大而不是进一步缩小中美关系健康的空间。责任编辑:张艺玲